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农人物 >

林英任:足迹遍布全国26个省 教授为真菌写史书

时间:2010-12-20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处于暑休中的安徽农业大学校园里少了很多平日里的喧嚣,被太阳晒得泛白的水泥路面上,几无行人。葱郁的树林里不时传出的几许幽远的蝉鸣鸟叫,使得校园里更有一份“蝉噪林逾静”的意境。

8月9日,午后时分,在实验室里工作了大半天的林英任教授拿出方便面和饼干之类的食品。在满屋子资料的包围下,和他的两名研究生一边看着手头的卷宗,一边啃着干粮。

实验室里的林英任一只腿上的裤脚稍稍翻卷着,露出伤痕累累的脚背。一个月前,他在神农架考察真菌时,不慎崴伤了脚腕,脚背浮肿得像蒸熟的山芋,并因细菌感染而流液不止。直到现在,他走路仍然一拐一瘸,离不开拐杖。在实验室里工作的时候,他希望这只裸露的脚能尽快恢复常态,从而不影响他接下来的重要工作。

虽然学校的实验室离他住所的直线距离不过几百米远,但是林英任舍不得这来来回回的几十分钟时间。因为再过几天,他就要去张家界参加“2010年中国菌物学会学术年会”。在这个学术年会上,林英任和他的博士生将要做近年科研成果总结和3个分会主题学术报告。

林英任魂牵梦萦的,并不是这次学术年会,而是要写一部历史,为大多数人并不熟悉的一群生物——真菌写一部史书。

林英任是安徽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学院的教授,微生物学、森林保护学博士点博士生导师。他所写的真菌历史是为一类被称做“斑痣盘菌目”菌物所编纂的《中国真菌志》第四十卷,它将成为全世界第一部斑痣盘菌目专著。

斑痣盘菌目菌物不仅一直为各国真菌和植物病理学家所瞩目,而且一些种已成为食品加工、生物制药、农林生物防治、环境监测与保护工作者研究的重要材料。

林英任通过文献资料梳理发现,我国斑痣盘菌目的研究始于1886年,但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一直进展十分缓慢。在林英任1992年开始立项研究斑痣盘菌目菌物之前,国内实际报道该目总共6属24种,其中6个合格新种中有3个新种正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报者林英任命名与发表的。

在真菌分类研究中,一个不畏艰辛、经常赴野外探寻的人,发现一两个世界新物种可能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是如果要给像斑痣盘菌目这样的菌物立志,那么不仅要对世界上该目的所有物种有烂熟于胸的了解与记忆,而且要对全国适合此类菌物生长的广大地区进行相当全面的野外考察和探索,才能最终有所斩获。

为了能够完成这项为真菌作志的浩大工程,林英任教授开始了一段与常人迥异的非凡生活。

林英任要研究的菌种大多生长在高海拔、多雨雾以及地势险要的地方。苔藓、地衣生长越繁茂、山蚂蟥滋生越多的地方,林英任就越想去那里探个究竟。

一年当中,林英任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野外进行实地考察。从北部的漠河,到南部的海南;从西北的秦岭,到西南的云贵高原,林英任的足迹遍布全国26个省(区、市)。

有一次,林英任深夜11点半到达哈尔滨火车站,却怎么也等不到黑龙江省林科院来接站的车子。一位好心的司机顺路捎带了他一程。之后,就是漫漫深夜里,他独自携带着大量标本和又笨又重的旅行包硬着头皮步行向前。

一路上,林英任强打精神甚至暗暗唱着歌儿为自己壮胆,艰难地走了10多公里后,终于来到黑龙江省林科院。因为夜深,他怎么也进不了林科院的大门。

一位好心人把他带到一个旅店,住进去后林英任才发现,自己竟和10多位肿瘤病人同居一室!

顾不上吃干粮,他就又惊又倦地和衣呼呼大睡了。

……

在从事野外考察与标本采集20多年的时间里,林英任曾无数次受到安全威胁,其中包括“东北的棕熊、西北的狼、南方的毒蛇、野猪和蚊虫”……

今年7月4日,林英任带领几名研究生前往湖北省神农架进行真菌生态考察与标本采集。

短短7天行程,林英任就发现了40多个世界新物种。行程最后一天准备返程的前一小时,林英任在一棵“怪松”上又发现了几个疑似新种。他当即拿出相机,进行拍照取样。孰料,站在近80度陡坡上的他突然脚下一滑,脚腕崴了。

坚持走了200多米后,林英任的脚肿得像个大面包,疼痛难忍。然而,他仍然拄着学生用树枝做的临时拐杖,走在大家前头,忍着剧痛又坚持采集了一个半小时,完成了在神农架该完成的最后任务。

因为活菌在室温下超过四五天就可能会死掉,为了能将采集到的珍贵真菌活标本尽快带回学校实验室进行分离培养,林英任带着伤痛,坚持连夜乘车返回。可能是因为疼痛消耗体能过多,当同学们都叫嚷“好热”时,他们的老师却“冻得”浑身发抖。

即便如此,林英任自我安慰道:可能是收获太大了,“上帝”惩罚我一次也是应该的!

今年5月的一天,林英任准备写一份工作总结,因还有许多别的工作要做,他想一气呵成,于是从早晨6点一直写到次日凌晨,因注意力太过集中,他误以为只过去了几个小时。“刚才还亮堂堂的,现在怎么全黑了,难道是发生日全食了?”当林英任给他远在湖北和浙江的研究生打电话询问他们那里“是不是也正处于日全食”时,深夜被叫醒的学生们全都懵了!

这样的笑话在林英任身上发生过不止一次。

1997年的寒假,天气十分寒冷,为了一鼓作气把从黄山风景区采集回来的真菌标本分离培养出来,以供分子生物学和多基因系统发育学研究之需,林英任独自一人穿着深筒胶靴在无菌操作台下分离菌种,从上午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4时许方全部完工。

这一天一夜室外下着鹅毛大雪,实验室内当时无加热空调,加之无菌操作台自始至终在吹着凉风,林英任的四肢全都冻僵了。

出学院大门时,门卫以为林英任是来上班的,朦胧着眼睛很不情愿地开了门。回到家中,林英任更是发现爱人正准备报警呢!原来,因为他忘带手机,林英任的爱人下半夜给10多个可能的知情人打了电话也没能找到他,以为他失踪了。

多年的努力也终于让林英任教授收获颇丰。目前,那厚厚的一本《中国真菌志》第四十卷(斑痣盘菌目)正付梓、发行。这本世界第一部斑痣盘菌目专著,所发表的属、种数和新种数均居世界各国之首,其中,绝大多数新种已经永久记录上了命名人林英任的名字。

在为真菌作志的同时,他也被真菌志永久地记录了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